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 凯时kb88手机版app > 非法APP上架詐騙蘋果應用商店從審核到監管層層失守

非法APP上架詐騙蘋果應用商店從審核到監管層層失守

时间:2021-06-15 04:3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APP——指的就是專門為移動網絡平台打造的軟件。蘋果手機用戶要想獲取APP,必須在蘋果的官方應用商店裡下載,蘋果公司解釋稱,官方應用商店裡上架的軟件經過嚴格的審核,為用戶提供更安全可靠的體驗。蘋果的官方平台真的安全嗎?山東的蘋果手機用戶牟先生最近遇到了煩心事,他在應用商店裡下載一款被標注為“官方平台”的APP后損失慘重,來看一下事情的經過。

  今年4月,山東淄博的牟先生因為朋友的一句玩笑,有了購買彩票的念頭。他在自己的蘋果手機應用商店裡搜索了“彩票”兩個字,發現了大量相關的APP,因為沒有購買彩票的經驗,牟先生在比較之后,下載了一款標注著“官方彩票平台”字樣的APP。

  蘋果手機用戶 牟先生:今年就是想換房子,晚上7點登的房子,第二天九點就賣了,然后房產中介就說你運氣好,買彩票吧。就因為這個事,我從蘋果應用商店裡,搜了13個彩票軟件,下了一個“彩票推薦-官方福彩開獎平台”,開發者是重慶市福利彩票發行中心。

  “官方平台”的字樣和福彩的LOGO讓牟先生十分放心,看過APP上提供的操作介紹后,牟先生就開始投注,短短十天的時間,他先后投入了12萬元。

  蘋果手機用戶 牟先生:我就以為是時時彩的官網開的,然后就在裡面下注。剛開始,就是一百一百的買,我覺得挺麻煩的,我就想充5000,就是一下充多點,充了之后,我充錢的過程號碼就開了,開了之后我就不想玩了,然后找在線客服,客服說這個彩票,你要達到一定的投注量,就是你充多少的就要買多少的,你必須要買,不買這個錢就提不出來,我當時以為是個游戲規則。

  充進APP的錢必須要購買彩票,等到中獎后才能提取,如此的規則讓牟先生一步一步走進了圈套。最開始只是因為損失了8000元想贏回來,直到投進去十多萬元后牟先生才有了懷疑。

  蘋果手機用戶 牟先生:我一次就充值了好幾萬,結果充值多了之后它就不開獎了,我剛開始找他們,他們也沒承認有自開彩。后期就已經被騙沒錢了,找他們客服問的時候才發現問題。有時候他們說他們是在深圳,有時候在台北,有時候在柬埔寨,有時候還說在菲律賓,那時候就覺得不對勁了。

  在牟先生和APP客服人員的對話截圖中,記錄著客服人員從自稱官方彩票平台到承認有自行開獎的行為,這讓牟先生傻了眼。而當他再仔細查看在APP上的充值記錄,發現每次充值的款項都去了不同的賬戶,有的是便利店,有的是五金店,跟所謂的“重慶福利彩票官方平台” 並沒有關系。當牟先生向重慶市福利彩票發行中心核實后,才知道自己中了圈套。

  重慶市福利彩票發行中心24小時熱線:我們的彩票包括時時彩,包括其它彩種,都隻能在重慶本地的投注站進行購買。如果先生有通過其他方式購買過,您直接打110。

  重慶市福利彩票發行中心明確表示,國家禁止網上售賣彩票,為何在蘋果的應用商店裡會下載到打著“重慶市福利彩票官方平台”的APP呢?遭受損失的牟先生從四月底開始向蘋果公司進行維權。

  從四月二十四日開始,牟先生就多次撥打蘋果公司的客服熱線,反映自己的遭遇。雖然蘋果公司就牟先生的投訴提供了相應的受理編號,但始終沒有給出回復。而當牟先生向蘋果客服反應在其應用商店存在非法APP時,對方卻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蘋果公司客服電話:先生這個具體軟件上架的話,因為我們這邊是賬戶賬單部門,這個具體的上架流程,我們是不太清楚的。

  蘋果公司客服電話:您稍等我看一下。沒有這樣子的相關部門,隻能建議您去聯系一下APP開發商那邊了。

  4月27日,牟先生來到蘋果公司位於上海浦東的辦公場所,要求蘋果公司提供冒充“重慶市福利彩票官方平台”的APP實際注冊人信息並提供相應的經濟賠償,被工作人員拒絕。之后,牟先生又向蘋果公司美國總部發去電郵,反映遭遇到的騙局,並要求對方提供涉事APP的信息,而蘋果的回信並沒有回應牟先生的訴求。

  蘋果手機用戶 牟先生:我從4月24日開始給蘋果客服打電話,一直到6月11日他們給我回了第一封郵件,內容是我們知道你給我們致電,然后知道我正在舉報這個應用“彩票推薦—官方福彩開獎平台”潛在的誤導行為,我給他們提交了截圖跟証據之后,6月13日他們又給我回了一封,就是說雖然我們很感謝您,將這個問題提供給我們注意,但是我們無法和您分享有關我們調查的任何信息。

  牟先生在上海和蘋果公司進行了長達五十多天的溝通,蘋果公司始終沒有向他提供涉事APP的相關信息,本計劃通過訴訟來維權的牟先生也沒有辦法向法院提供完整的材料。7月16日,記者和牟先生一起來到了位於上海浦東區源深路391號的蘋果公司,工作人員以涉及安全為由拒絕記者和牟先生進入,而反映問題的辦法隻有一種,就是要填寫表格,留下電話,等待蘋果公司的回復。

  蘋果公司工作人員:你說的這個問題,我們都不知道找誰反映,隻有他們前台通過這個給你反映上去,然后應該會有客服給你打電話或者什麼樣,那麼隻能把你這個訴求提交上去,肯定就是幾個工作日,會有相關人員打電話給你。

  蘋果公司工作人員:一個工作日,上面寫的,一個工作日。從現在開始算,等一下就把這拿過去。

  一天過去,牟先生沒有得到蘋果公司任何的回復,7月17日,記者和牟先生再次來到蘋果公司。

  蘋果公司工作人員:這家公司的身份証信息、法人所有的相關信息,應該是有可能挂在我們的平台,比如說APP上,我有一些審核或者什麼。這些如果要提供出來,必須要經過相關的法務。比如說你要的話,必須要有公安或者法院,如果他們發了相關的協助信,這個提供出來沒問題,但是個人來拿的話,我們現在比較難操作。

  蘋果公司以用戶隱私安全為由拒絕向牟先生提供涉嫌賭博、冒充官方平台的APP相關注冊信息,而牟先生發現在網上一些投訴網站,不少使用蘋果手機的用戶都反映有過類似的彩票騙局,多則被騙數十萬,少的也有好幾萬。而自稱嚴格審核的蘋果應用商店,是如何讓這些打著官方旗號的非法APP混進去的呢?

  7月19日,記者在蘋果應用商店裡輸入“彩票”,便出現了多達上百個APP名錄,在排名靠前的三十個APP中,有三個APP的圖標上被貼上了“官方版”的醒目字樣,有四個APP在開發者名稱中被注明為“官方權威平台”,這些APP無一例外都被標注為五星滿分好評。

  一款名為“福利彩票”的APP使用了和中國福利彩票相似的造型和配色,開發者名稱寫著“2018官方權威彩票平台”,進入下載頁面后,記者發現該平台的開發者名稱又被標注為:“湖北振新彩票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而當記者將APP下載完成打開后,卻發現這個平台被冠以“22彩票”的名頭,在APP的界面中有重慶時時彩、北京PK拾、香港六合彩等,用戶想投注首先要在平台進行充值。在這個APP的簡介中記者並沒有找到和福利彩票官方平台授權有關的任何信息。

  而記者登錄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官網后發現,早在今年四月初,針對江蘇、寧夏等五省區出現利用互聯網銷售福利彩票問題,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就發布公告,明確“各級福利彩票機構、福利彩票代銷者須規范銷售行為,不得違規與任何單位和個人合作利用互聯網銷售福利彩票。”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彩票研究所所長 馮百鳴:APP亂象確實比較多,因為互聯網彩票中央八部委2015年3月份就全部叫停了,是不允許的。是今年以來,由於世界杯賭球,所以現在上了很多的APP,APP當然也應該是屬於互聯網彩票,而且APP裡頭確實陷阱和漏洞特別多,比如欺詐、信息不對稱,彩票購買者去購買的時候,往往會上當。

  既然我國早在2015年已經明令禁止互聯網銷售彩票,而在蘋果的應用商店裡銷售彩票的APP為何能夠大行其道,甚至冒充官方平台來招攬用戶呢?記者對上海、江蘇等地的多家提供APP平台搭建的互聯網公司進行了調查,發現對於涉及彩票類APP的開發業務並沒有人拒絕,隻要花錢,就可以在蘋果的應用商店中上架。

  上海聚通達公司 技術人員:沒有什麼資質,做這個東西我們不要求你有什麼資質,這個東西主要是看你們的需求,這個我們對你們公司沒有什麼考核,隻要你們有營業執照就可以了。

  蘇州掌心科技公司 技術人員:我之前開發的話,沒有硬性的指標要求,沒有,就沒遇到過。

  蘇州掌心科技公司 技術人員:對的,自開的彩票號碼也是交給咱們做,是可以做的,這裡面貓膩不都在這邊賺回來了。

  除了承諾能夠打通在蘋果應用商店上架彩票APP的渠道,這位技術人員還向記者透露了蘋果公司對於APP審核的漏洞。

  蘇州掌心科技公司 技術人員:舉報,沒有誰舉報這個,它會在上架時候對你進行判定,讓你上架就已經把你判定好了。

  蘇州掌心科技公司 技術人員:對的,它會去規避一些責任,就是它沒有什麼明確的要求,你隻要別寫得太過於凶了,就可以,常規的這種都可以上架。怎麼講呢,這東西我當游戲層面去推去上架,就躲開了對吧。因為我這是游戲,完了拿那個游戲幣,它不是拿錢在賭博,它挂了一層虛擬的東西,誰都管不了。

  利用更換APP中代碼關鍵詞的技術手段,就能通過蘋果公司的審核,如此的紕漏使得在蘋果應用商店中非法APP大量存在。而通過調查記者發現,蘋果公司對於APP上架后的內容監管也存在嚴重漏洞,一個非法APP能夠通過移花接木的形式,生成多個APP,非法斂財,如此的做法在互聯網黑色產業鏈中也被叫做“套殼”。

  網絡安全研究員向記者展示了目前在互聯網論壇中出現大量灰色甚至是黑色交易,有的人提問如何在蘋果IOS系統中進行APP的套殼操作,有的在兜售APP的套殼代碼。而山東的牟先生今年4月在蘋果應用商店下載的“彩票推薦—官方平台”也在使用中出現了套殼的現象。

  蘋果手機用戶 牟先生:這個官方福彩開獎平台寫著是,重慶市福利彩票發行中心的軟件,裡面進去是“256彩票”,到6月份的時候進去就變了模樣,變成了一個叫“樂購彩票”,進去跟原來完全不一樣,現在再打開,又變成了“256彩票”。

  網絡與安全研究人員 宋倚天:有些開發者一個應用三個包,是非常正常的,就是我一個應用上架以后,套殼套上兩三個,三四個,甚至比較厲害的能套上一百多個,這樣的話就是它已經造成了不良競爭,就比如說你這個應用上架了以后,它不套殼,然后它覆蓋的那些關鍵詞就會變少,就是在各種榜位上,它就佔據不了什麼高的位置,然后就是變成了一種惡意競爭,大家都開始去套殼,就推出很多馬甲包去引流。

  用一個APP的名稱,通過后台的操作就能更換名稱,如此更換馬甲的做法就是為了逃避監管,非法斂財。

  蘇州掌心科技公司 技術人員:怎麼講,很多時候都是一層套一層。子公司,子公司往那兒挂,實際項目的控股人不是你看到的那個,都為了規避,上面如果你不想出現任何跟你有關的信息,我能給你保証。

  雖然蘋果公司對外公布了APP的審核流程,強調“涉及游戲、賭博和彩票的APP隻有全面核實了即將發布的APP的所有國家、地區的相關法律要求后,才能包含此功能”,但記者經過調查發現,從資質到內容,蘋果應用商店都出現了嚴重的審核漏洞。而根據2016年國家網信辦發布的《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提供者應當嚴格落實信息安全管理責任,建立健全用戶信息安全保護機制,依法保障用戶在安裝或使用過程中的知情權和選擇權,尊重和保護知識產權。”該規定的起草人之一,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平台管理的混亂而導致用戶利益受損,應當主動承擔責任,防止造成更嚴重的后果。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我覺得平台是一種失信行為,這種行為對平台來說是沒有盡到自己的審核責任,所以對這種商店平台對此類的行為,還是要加大自己的主體審核力度,不要等到出事之后才去亡羊補牢,更多的是要做到未雨綢繆。特別是現在互聯網移動端,把我們的身家性命都連在上面,可以說消費者的身家性命就連著前面使用的APP,所以一旦出現問題的話損害后果是非常巨大的,這就更需要前台的這種互聯網商店平台去履行主體責任,去做好把關,履行好自己的誠實信用原則。(央視記者 馬力)